當前位置:首頁>廉政聚焦

雁江區:“高薪”清潔工的底氣從何而來

來源:市紀委監委 發布時間:2019-10-10 17:07:07訪問數量:13446

2019年5月,資陽市雁江區紀委監委接到一條實名舉報線索:“松濤鎮插花社區1組組長蔣成洪以幫助企業協調關系為由,每月收取4000元費用,以清掃費名義打到他前妻卡上。”


1569568528153361.png

當事企業對雁江區紀檢干部表示感謝(劉藍穗  攝)

 

2019年5月,資陽市雁江區紀委監委接到一條實名舉報線索:“松濤鎮插花社區1組組長蔣成洪以幫助企業協調關系為由,每月收取4000元費用,以清掃費名義打到他前妻卡上。”

一個村組干部,跟企業的業務扯不上關系,又有什么能耐幫助企業“協調關系”?帶著疑問,雁江區紀委監委立即組織人員展開調查核實。

調查中發現,當事企業以生產新型建材為主,坐落于松濤鎮插花社區1組,正好屬于被舉報人蔣成洪的“地界”。該企業自2016年4月投產后,因粉塵、氣味較大等問題長期遭到群眾舉報,然而這樣的情況卻在2017年10月后陡然好轉。

“這是偶然的嗎?還是藏著貓膩,跟舉報信中提到的那4000塊錢有關系?”調查組人員很快摸清了真相的脈絡。

2017年9月,該企業找到蔣成洪,請他幫忙就環保問題與當地群眾協商。蔣成洪聽罷,答應得爽快,還“熱心”的提出找個人幫企業打掃廠房門口的衛生。

“就讓我前妻來幫你們打掃吧,每個月給她4000塊錢工資就行。”

按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,清潔工每月4000元工資是絕不合理的,但礙于蔣成洪在當地群眾中的影響力,該企業最終接受了這個“幫助”,從2017年10月開始,以清潔打掃的名義,每月發放給其前妻劉敏華4000元“工資”。

調查組人員了解到,廠房門口的街道每天原本就有環衛工人打掃,而蔣成洪的前妻也就偶爾來“做做樣子”。

一個經政府招商引資進駐的合法企業,竟會讓一個村組干部的關系戶如此明目張膽地“坐吃空餉”。

調查組負責人分析,蔣成洪雖然手中無大權,但也有著自己的天然優勢:生在這里,長在這里,和這里的老百姓最密切、最熟悉,在他們面前頗有號召力,很能“說得起話”。蔣成洪正是利用這點,在企業面前展示出自己“息事寧人”的能力,自認為替企業“擺平”了不滿的群眾,便可理直氣壯的“挾恩圖報”。

天上掉餡餅的事豈會長久?事情的轉折發生在2019年3月,當事企業因經營不善更換負責人,新任負責人在清理公司賬目和崗位時,發現了這筆莫名的支出,立即要求停發。至此,這筆“空餉”已經連續發放17個月。

其后,蔣成洪多次聯系公司負責人詢問工資一事,卻始終沒有得到答復。蔣成洪按捺不住,卻也明白該企業增設了200多萬元的環保設備,過去困擾居民的粉塵和氣味問題已經得到解決,他無法再以“協調關系”為名故伎重施,只好“推陳出新”。

2019年5月24日,蔣成洪告訴曾某某,稱國土和城管部門找到他,要拆除公司修建的蓄水池。

“現在都是屬地管理,你們這里的環保和違章搭建問題都落到我頭上,管理不好我是要受批評的。”

“當初修蓄水池是你同意了的呀!蓄水池事關公司生產運作,說拆就拆可不行。是國土部門的哪位同志在負責?我們想向他了解下情況。”

蔣成洪答不上來,開始顧左右而言他,話里話外都在借環保和蓄水池問題找茬。

在調查組找到蔣成洪談話時,他承認,是因為不滿該企業不再給劉敏華發工資,希望再回到從前的“關系”,才故意找對方麻煩。

“前有‘挾恩圖報’,后有‘威脅找茬’,蔣成洪無非是想繼續利用自己的‘身份’、‘作用’來為其前妻謀取利益。”調查組人員評價道。

村干部作為當地群眾和駐地企業之間最直接的紐帶,有責任在保證企業正常生產的同時維護好周邊居民的生活環境。當企業出現環保問題時,村干部理應引導其綠色發展,還居民綠水青山。一旦動起歪腦筋,把份內職責當作“獅子大開口”的資本、把與群眾的親密聯系當作“砝碼”、把企業當作“提款機”,為一己私利不惜破壞營商環境和黨員干部形象,最終只能兩頭不討好,被企業厭棄,被群眾唾棄。

2019年9月18日,蔣成洪因違反廉潔紀律被雁江區紀委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,并收繳其違紀所得。(作者:毛冬怡)


上一篇:安岳縣:新生開學季 讓廉潔“種子”生根發芽

下一篇:安岳縣:創新“理論+實戰”培訓 推動案件審理工作高質量發展

主辦單位:中國共產黨資陽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資陽市監察委員會

版權所有:Copyright © 2006 - 2019 zydi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技術支持:四川連聯科技有限公司

網站備案號:蜀ICP備15020181號-1

天津11选5走势图阿彩